Pokémon Go又要搞事情了


Pokémon Go,你们还记得吗?当初哭着喊着要求开放中国区的那款AR游戏,它的开发商Niantic携手奈特基金会投资时间、资金和大量Pokémon精灵,吸引市民走出家门,参与城市组织的活动,探索自己所在的城镇。

“奈特基金会的人都是科技乐观主义者。看到有人似乎破译了密码,利用我们随身携带的设备走上街头,与彼此互动,我们非常欣喜。”基金会副总裁山姆·吉尔(Sam Gill)说道。

▲部分Pokémon精灵将提高出现率

5月7日,作为奈特基金会开放街道(Open Streets)活动的一部分,双方合作的首场活动在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举办。这些集会活动将在全美各城镇开展,所在城市将封闭一条街道,禁止机动车入内,供市民徒步或骑单车穿梭城区,参与探索性的短途旅游。

Pokémon Go将在这项活动中,为感兴趣的玩家提供虚拟层面,但路线图将由本地社区设计:夏洛特市选择了16个现有的PokéStops站点和两家健身房,作为这条路线的亮点,同时宣传玫瑰花园和退休军人公园等休憩空间,而试图抓住全部精灵的玩家将能享受某些Pokémon精灵频繁出现的福利。

“这些都是非常有意思的社区特色。希望参与者能够在发掘公民自豪感的同时受到教育启发。”Niantic游戏公司CEO约翰·汉克(John Hanke)说道。

▲第一场活动的路线图

听起来,对于一款基本原理就是把球扔向一只卡通动物然后抓住它的游戏,汉克的做法似乎不仅仅是破格那么简单。事实上,Pokémon Go早已驱使无数玩家走进公园和其他公共空间,寻找宠物小精灵。一个PokéStop诱饵把我从两个街区外的小镇主街吸引到一栋精心修复的百年建筑跟前,游戏里对此建筑进行了详细描述。

此时此刻,我想Pokémon Go就是一封写给城市的情书。

Niantic希望进一步拓展此类体验,并提供新选项,社区可自行添加PokéStops。

“发现城市的一个角落或缝隙,这只是一件小事……但有了无数人的参与,这件小事就被不断放大,意义就非同小可了。”汉克说道。“所以,我们将继续努力,推动这种意义的产生。”

▲应用中详细标记了历史名胜区

汉克并非生来就热爱历史建筑和公共空间。在就职于硅谷企业、开发谷歌地图和谷歌地球等平台的10年间,他每天上下班都要驱车两个半小时,从东海湾开到山景城和附近的城市。有一天,他认真算了一下,发现自己每天开车通勤,没有享受沿途的风景,整整浪费了一年的时间。接着,在一场“骑行代替驾车”的活动中,汉克决定骑自行车前往谷歌的旧金山办公室。

“我从家里出发,赶上了旧金山的渡轮,感觉特别好!”他回忆道。“简直让我大开眼界。一次小小的尝试让我意识到,只要我努力,或许这就能成为我的人生。” 受此启发,他领导谷歌团队开发出了历史地图平台Field Trip以及Pokémon Go的前身Ingress。

▲把它们全部收服!顺便逛逛这座城市

“我萌生了一个想法,也许我们可以利用技术帮助人们回归公共空间。”汉克说道。“它们没有被任何人夺走,只是被我们遗忘、忽略了。”

Niantic从谷歌脱离,推出了Pokémon Go,一炮而红。于是,汉克在奈特基金会遇到了他所谓的公民参与界的“摇滚明星”,他们所做的工作正是汉克职业生涯的落脚点。

此番合作起初能够产生多大影响?6,500万月度用户能够转化为多少参与本地社区活动的人?除了开放街道,他们还将举办怎样的活动?这些问题吉尔和汉克均未给出答案。(吉尔和汉克明确表示,未来的活动肯定能够在公园等其他公共空间举办。)但对双方而言,细节是次要问题。

确实,Pokémon Go早已证明它能够让玩家离开沙发,探索城市,甚至还让他们了解了地标建筑和历史景点。现在,他们希望推动下一步的社交增强现实趋势,并研究一个全民时刻联网的世界对城市空间和公民参与的意义。

“在我看来,它是未来城市的原型,就是这样。”吉尔说道。“我认为,城市必须利用技术吸引人们走出家门,聚在一起,否则就会导致分歧与隔阂。”

文 |  Mark Wilson

图 |  FastCompany&Niantic, Inc./Pokémon/任天堂

编辑 | 郭江涛、习双